简森

尊礼专注一万年
以前的南月悠/

我喜欢的人,在那天下午弹着吉他给我唱了几首歌,有忘词的,有跑调的,自己不好意思的笑笑,再轻轻的唱。
忘了一开始为什么喜欢你,但此刻我已经沉迷。喜欢你的温柔寡言,含蓄内敛,喜欢你不骄不躁,坚定努力。
这辈子不可能只一次喜欢你,我会喜欢你很久很久的。你不要想着甩脱我啦。
所以哥哥,放开手脚大步往前冲鸭,一起走花路🌸

亲爱的,我会喜欢你很久很久的。

乌尔骨的尽头
行到水穷处的慰藉

“甜的都是糖吗?”
不,还有你。

【策瑜简史|下】时间线整理——关于各史料及后世文学作品中对孙周二人交好的记述(下)

莫忘酌:

接上


本篇单独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全部文的目录










瑜时年二十四,吴中皆呼为周郎。以瑜恩信著于庐江,出备牛渚,后领春谷长。顷之,策欲取荆州,以瑜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从攻皖,拔之。时得乔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复进寻阳,破刘勋,讨江夏太守还定豫章、庐陵,留镇巴丘。——《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策从容戏瑜曰:“桥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江表传》




好一个“从容戏瑜”……这遣词不管怎么翻译都很有韵味啊。看来两人的相处模式,倒经常是孙策调侃周瑜,这倒很符合不正经的人总是能占正经的人便宜的铁律,但正是这样才有萌点嘛。




这里不得不又提到,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小乔初嫁了”一句其实是用了一个小小的时空位移手法,周瑜是二十四岁左右娶的小乔姑娘,而他打赤壁之战时是三十四岁。苏轼这么写,主要是为了体现周瑜的意气风发。这也从另一个层面上反应,演义中周瑜嫉妒诸葛亮一事在历史上是无稽之谈,他自己的人生已经非常成功了,这样一个完美的男子根本没必要也不可能去嫉妒他人,更何况他自己本身就雅量高致、胸怀宽广。这点在后面会进一步澄清。




陈迩冬先生在《闲话三分》中也提到,孙策对其母,不失为孝子;对其妻,不失为佳偶;对其弟,不失为好兄长。我想这一点,我们可以深表赞同。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孙策的英年早逝,使其母晚年而失子,使其妻年轻而丧偶,或许,他又只能算是一个好哥哥吧。




同样地,周瑜的一生也很好地诠释了何为忠臣、良友、义弟,他的为人可谓是面面俱到,面对一开始看他不惯的程普老将军,他顾全大局,折节容下,从不计较,最终上演了一出将相和,使程普后自敬服而亲重之,惭愧地亲口承认“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曹操闻周瑜年少有美才,派蒋干来游说他(这里顺便替蒋干抱个不平,历史上的蒋干并不是演义中那个猥琐偷书的说客形象,《江表传》中说“干有仪容,以才辩见称,独步江、淮之间,莫与为对”。他来见周瑜的真正理由,也是“遥闻芳烈,故来叙阔”。)




面对蒋干的到来,周瑜表示:




“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行计从,祸福共之。”——《江表传》




这“知己之主”说的是谁不用脑子也想得出来,面对曹公的挖墙脚,周瑜能够无论人前人后都时刻将孙策放在心里,光凭这一点也可见其情谊非同一般。最终,“干但笑,终无所言”




总感觉蒋干这个笑容有种我看穿一切但我什么都不说的气质(......)。他回去后,称周瑜“雅量高致,非言辞所间”。其实不光是蒋干,连刘备也曾经说过:“公瑾文武筹略,万人之英,顾其器量之大,恐不久为人臣耳。”如此种种事迹,都可以说明周瑜是个胸襟宽广,性度恢弘之人。




时策西讨黄祖,自与周瑜率二万人步袭皖城,即克之,得术百工及鼓吹部曲三万余人。——《江表传》




又得了支乐队,再也不用担心中郎将生日没礼物送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电视剧《亮剑》,里面的李云龙就送过赵刚一整支战场上俘获的军乐队。可见军旅生涯中的男人如果有个懂音乐的文雅人至交的话,送支军乐队给他可以说是硝烟中极浪漫的一件事了。




顺路把皖城搞定,接下去,就是讨伐孙策的杀父仇人,黄祖。




这里放上一则《吴录》记载里这一战役中孙策的上表:




“臣讨黄祖,以十二月八日到祖所屯沙羡县。刘表遣将助祖,并来趣臣。臣以十一日平旦部所领江夏太守行建威中郎将周瑜(注意这里孙策把周瑜排在第一位,足以见其在孙策心中是最重要的部将)、领桂阳太守行征虏中郎将吕范、领零陵太守行荡寇中郎将程普、行奉业校尉孙权、 行先登校尉韩当、 行武锋校尉黄盖等同时俱进。身跨马栎陈,手击急鼓,以齐战势。吏士奋激,踊跃百倍,心精意果,各竞用命。越渡重堑,迅疾若飞。火放上风,兵激烟下,弓弩并发,流矢雨集,日加辰时,祖乃溃烂。锋刃所截,猋火所焚,前无生寇,惟祖迸走。”




看到了没,这就是江东军,这就是江东双璧带出来的一支有士气有军魂的部队。即便多年后双璧先后将星陨落,这支部队也能把江东子弟的精神延续下去。




时袁术僭号,策以书责而绝之。曹公表策为讨逆将军,封为吴侯。——《三国志·吴书·孙策传》




孙策被袁术封过一堆乱七八糟的官,别的可以不论,但讨逆将军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三国志中他的传记和他爸破虏将军孙坚放在一起,标题就是孙破虏讨逆传第一。




曹公闻策平定江南,意甚难之,常呼:“猘儿难与争锋也!”——《吴历》




猘儿,狂犬也,亦喻年少勇猛的人。曹老板这句话很有趣,据说有两种译法,一个是“这小子真是条疯狗,我实在是难与之争锋”,一个是:“就连疯狗也难与孙策争锋啊!”当然本质上没啥区别,足以表现出曹操对孙策深深的忌惮。当然我们不必在意这个形容的褒贬,加个滤镜就好了,现在不是流行那些什么犬系男友嘛。(......)




拿下豫章、庐陵之后,周瑜留镇巴丘。这是二人第三次分别,亦是长诀。




建安五年,曹公与袁绍相拒于官渡,策阴欲袭许,迎汉帝,密治兵,部署诸将。未发,会为故吴郡太守许贡客所杀。先是,策杀贡,贡小子与客亡匿江边。策单骑出,卒与客遇,客击伤策。——《三国志·吴书·孙策传》




策性好猎,将步骑数出。策驱驰逐鹿,所乘马精骏,从骑绝不能及。初,吴郡太守许贡上表于汉帝曰:“孙策骁雄,与项籍相似,宜加贵宠,召还京邑。若被诏不得不还,若放于外必作世患。”策候吏得贡表,以示策。策请贡相见,以责让贡。贡辞无表,策即令武士绞杀之。贡奴客潜民间,欲为贡报仇。猎日,卒有三人即贡客也。策问:“尔等何人?”答云:“是韩当兵,在此射鹿耳。”策曰:“当兵吾皆识之,未尝见汝等。”因射一人,应弦而倒。余二人怖急,便举弓射策,中颊。后骑寻至,皆刺杀之。——《江表传》




策既被创,医言可治,当好自将护,百日勿动。策引镜自照,谓左右曰:“面如此,尚可复建功立事乎?”椎几大奋,创皆分裂,其夜卒。——《吴历》




这是一个大家都在团战,ACE却非要跑去打野,最后不小心玩脱线的悲剧。孙策这样英勇过人的统帅,没有战死在沙场上,而是死在几个刺客小人手中,无疑是一个天大的遗憾。




孙郎有没有每天早晨被自己帅醒过,我们无从得知。但孙郎之性直,使他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被自己帅死的人。人家是“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他是“一颜不俊何以建功业”......不得不令人慨叹其个性竟率真至此。




《三国演义》中,孙策临终前叮嘱继任的二弟孙权:“倘内事不决,可问张昭;外事不决,可问周瑜。恨周瑜不在此,不得面嘱之也!”




是啊,恨周瑜不在此,如此轻易草率,便天人两隔。




后来周瑜星夜赴丧,那时他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是否难受,有多痛苦,我们永远也无法揣测,史料也不会记载。纵然无论历史还是演义两人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演义中对策瑜两人情义的描写却的确从头到尾没打过折扣:




后人有诗赞曰:“独占东南地,人称小霸王。运筹如虎踞,决策似鹰扬。威震三江靖,名闻四海香。临终遗大事,专意属周郎。”——《三国演义》第二十九回




孙策死后,策瑜二人的交集似乎也要随之告一段落了。但我们还是能在周瑜后来的作为中看到昔年这位义兄的影子。建安七年,曹公兵威日盛,下书让孙权送家属到曹魏做人质,印象中这些家属中好像有孙策的后人。群臣犹豫不决,唯独周瑜站出来反对:




“今将军承父兄余资,兼六郡之众,兵精粮多,将士用命,铸山为铜,煮海为盐,境内富饶,人不思乱,泛舟举帆,朝发夕到,士风劲勇,所向无敌,有何逼迫,而欲送质?”




而孙权的母亲吴夫人也说:




“公瑾议是也。公瑾与伯符同年,小一月耳,我视之如子也,汝其兄事之。”遂不送质。——《江表传》




得到过家长承认的就是不一样吧?之后曹操入荆州,得刘琮水军,船步兵数十万,将士闻之皆恐。孙权召集群臣开会,所有人都说为了大计考虑不如迎之。周瑜再次驳斥:




“不然。操虽讬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地方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尚当横行天下,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毫无疑问,周瑜是鹰派,实打实的鹰派。这时东吴的将领可以大致分为三期,第一期是孙坚时期以黄盖、程普、韩当为代表的老将,第二期则是跟着孙策平定江东的那波人,第三期才是孙权即位后以陆逊朱然等人为代表的年轻将领。周瑜是孙策时期的人,当初两人携手平江东时本就契合度爆表,他的战略眼光和作战风格跟孙策几乎一模一样,他们才是同类人。所以周瑜强硬地站出来说,这仗要打,必须打,而且有人能打。这个人就是我。




然后?然后辽阔江面火光漫天,曹魏八十万大军灰飞烟灭,赤壁一战传为千古佳话。从此曹操退回北方,三足鼎立之势形成。




赤壁之战中贡献主要力量的是东吴,主帅是周瑜。周瑜这一仗打得太漂亮了,漂亮得不需我费任何笔墨来做过多的赘述。它已经是历史上以少胜多战役的传奇。




瑜之破魏军也,曹公曰:“孤不羞走。”——《江表传》




让你的敌人以败给你为荣,这才是彻彻底底的胜利。




权拜瑜为偏将军,领南郡太守。——《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初瑜疾困,与权笺曰:“瑜以凡才,昔受讨逆殊特之遇,委以腹心,遂荷荣任,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江表传》




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关于周瑜究竟是因南郡箭伤复发而逝还是病卒,各种观点说法不一。极为巧合的是,孙策二十六岁去世,周瑜则是三十六岁病逝,两人又为同岁,中间恰好隔了十年。所谓十年生死两茫茫,周瑜离世前病重时那封书信中仍然提到孙策的名字,一句“昔受讨逆殊待之遇”中究竟有多少道不尽的追忆和怀念,我们不得而知。




故事到了这里似已没有什么可讲,一切尘埃落定,但是双璧的传奇轶事仍一直在后世广为流传。这就够了,不是吗?












史料梳理完毕,再来看点轻松的,后世文学作品中对策瑜的描述。




袁枚的《子不语·双花庙》中有这样一则故事,由于太长这里不引用太多,大致是雍正年间,有两个年轻俊美的男秀才相互爱慕,两人携手行赴杏花村馆,燕饮盟誓。此后出必同车,坐必同席。后来有恶棍因接受不了两人有悖世俗眼光的关系,将二人陷害致死。乡人因怜惜两人的才华,为他们立了座庙,每祀必供杏花一枝,号“双花庙”。一个姓刘的过路人问起这庙的来历,得知原委后直男癌发作,怒而毁之。




接下来是原文,重头戏来了:




“是夜,刘梦见两人一捽其胡,一唾其面,骂曰:“汝何由知我为恶少年乎?汝父母官,非吾奴婢,能知我二人枕被间事乎?当日三国时,周瑜、孙策俱以美少年交好同寝宿,彼盖世英雄,汝亦以为恶少年乎?




嗯???有没有搞错,策瑜这俩直男已经成为后世圈内人士的楷模了吗???




再看作者袁枚,他还写过这样一首诗:




一战已经烧汉贼,九原应去告孙郎。——《周瑜墓》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感谢袁枚太太的产出,为袁枚太太打call。




接下来还有一些诗词,就一并放上来吧。




周郎年少,正雄姿历落,江东人杰。 八十万军飞一炬,风卷滩前黄叶。 楼舻云崩,旌旗电扫, 射江流血。 咸阳三月,火光无此横绝。 想他豪竹哀丝,回头顾曲,虎帐谈兵歇。 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别。 吴蜀交疏,炎刘鼎沸,老魅成奸黠。 至今遗恨,秦淮夜夜幽咽。——清·郑板桥《周瑜宅》




虎帐谈兵歇嘛,众所周知孙坚有“江东之虎”的称号,孙伯符也是头小老虎对不对?




孙郎武略周郎智,相逢便结君臣义。 ——高启《过二乔宅》



只留公瑾烧铜雀,不听虞翻谏白蛇。玉貌英雄千古少,笑他操备是蒹葭。——《吴桓王》(吴桓王指孙策。权称尊号,追谥策长沙桓王)




汉室曹瞒是獍枭,猘儿年少欲横挑。
刀围玉帐觞公瑾,花簇珠屏舞大乔。
水上神书才息焰,床头明镜旋生妖。
蟠龙门外牛羊墓,荞麦黏天似雪飘。


——清·徐昂发 《城南次宋五嘉升韵》




不得不说“刀围玉帐”这个意境想象起来特别有肃杀美,何况还是策瑜两人对酌,那场面一定美如画。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关于两人的零零散散的诗句,这里就不一一汇总了,有兴趣的可以自行去找一找。










-完-


顺便推荐一下史向同人文《自古名将如美人》,经典中的经典,主要是担心一些新入坑的小女神们还没看过。这部长篇带着一种古早文的独特魅力(我也不知道古早文的独特魅力是什么东西,反正很好看的),做整理的时候偶尔翻史书翻得烦了会翻这个参考一下......看了这篇文会一见孙郎误终生的,信我=w=



【策瑜简史|上】时间线整理——关于各史料及后世文学作品中对孙周二人交好的记述(上)

爆哭

莫忘酌:

本篇单独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入门级别的科普,方便卖安利时直接一扔,也打算没事的时候自己翻一翻过瘾。


主要史料有《三国志》及其集解中的《江表传》残卷,略带演义里值得一提的部分,还有《子不语·双花庙》和一些诗词。


顺带声明,写这个整理不是为了深究历史真相,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事情谁也说不清,只是选取了所有可能性中最乐观的一种,供喜欢这对cp的小女神们看得开心就好,因此还请不必较真。


因个人感情倾向明显,建议当成策瑜cp向阅读。史料选材谈好不谈坏,反正就是一个劲儿吹,欢迎正面附议,恕不接受负面反驳。


全部文的目录










孙策,字伯符,扫清江南六郡,为江东势力的奠基者。周瑜,字公瑾,三国时期吴国名将,与孙策自幼相识,结为义兄弟。




首先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两位主角。就从最直观的颜值问题开始说起——这两个人究竟有多帅?




策为人,美姿颜,好笑语。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是以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三国志·吴书·孙策传》




这段话翻译一下就是,孙策这个人,容颜俊美,为人幽默爱说笑。性格豁达、开朗、率真,能听取他人意见,善于任用人才,因此无论士人还是百姓,但凡见了他,没有一个不倾心的,都乐意为了他而死。




开篇这么一句描述可谓是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个苏到极点的人物了。不妨想象一下,丰神俊朗的少年将军没事就喜欢周旋在自己的士兵间,插科打诨开开玩笑,从来不摆架子,还偏偏生了一张俊俏的脸——这毫无疑问与他久经杀伐的少年生涯形成了一种冲突的美感。而士民对待他的态度,甚至不是“愿”为致死,而是“乐”为致死。只有当一个人发自心底特别仰慕、特别敬爱某人时,才会将为其奉上生命视为一种乐趣和荣耀,这里孙家人特有的人格魅力可见一斑。我们不难得出结论,孙策是一个吸引力十分强大、也十分容易讨人喜欢搏人好感的人。鲜明、热烈、耀眼这样的关键词,非他莫属。




瑜长壮有姿貌。——《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瑜少有美才。——《江表传》




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范成大 




相信大家也都过了被演义坑的年纪,知道“雄姿英发,羽扇纶巾”其实是周瑜的形象。而“羽扇纶巾”在当时是一种时尚潮流,易中天教授在《品三国》中说过:“羽扇就是羽毛做的扇子,纶巾就是青丝做的头巾,这个打扮在当时是儒雅的表现。到了东汉末年,贵族和官员开始时髦穿戴平民的服饰。如果是军事将领,而一身平民的服饰,羽扇纶巾,那就是儒将风采。”




(推荐大家看一看《品三国》,其中江东基业一集讲的是孙策,大江东去和中流砥柱这两集主要讲的是周瑜,易中天老师对两人都疯狂赞美了一波,看着特别舒爽)




打个比方,假如现代战争中出现了这么一位年轻帅气的将军,能披挂上阵不说,脱下军装后随随便便一穿就是国际男模级别,那这得是何等国民男神的存在啊?估计击败众明星登上微博热搜榜不是问题。而“长壮有姿貌”应该还包含了一层“身材好”的意思,据不确切印象,曾有哪则史料提到过周瑜身高八尺,按那时一尺约等于二十三厘米来计算,一米八四——即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也绝对是标准的男神身高。




那么,大致对两人的形象有了认识,接下来再来认识认识他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吧。




坚(孙策父亲孙坚)为朱俊所表,为佐军,留家著寿春。策年十余岁,已结交知名,声誉发闻。有周瑜者,与策同年,亦英达夙成,闻策声闻,自舒来造焉。便推结分好,义同断金,劝策徙居舒,策从之。——《江表传》




三国志中两人各自的传记对这段初遇的记载也大同小异:




策将母徙居舒,与周瑜相友,收合士大夫,江、淮间人咸向之。——《三国志·吴书·孙策传》




初,孙坚兴义兵讨董卓,徙家于舒。坚子策与瑜同年,独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互通有无。——《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十余岁相识,年龄恰好相同,搁现在想搞个早恋都不用跨年级。更详细的记载是两人十五岁初遇,正是由上树掏鸟下河摸鱼的孩童往意气风发放眼江山的少年过渡的年纪,堪称是真正的发小、竹马竹马的交情,完全可以用断金之交来形容。更重要的是,一!上!来!就给一大房子住!还见家长!这是同居啊这是合法包养啊!




史书中虽然没有记载更多的细节,但既然住在一起,那每天的玩伴肯定就是对方吧?肯定要朝夕相处吧?玩到兴头上免不了动手动脚吧?说不定一时兴起还会挤一张床睡呢?




简直甜得毫无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坚薨,还葬曲阿。已乃渡江居江都。——《三国志·吴书·孙策传》




瑜从父尚为丹阳太守,瑜往省之。——《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这里是“倒插门”了约三年之久的孙策同周瑜第一次分别。父亲孙坚战死,孙策带着父亲的尸骨返回家乡,周瑜则去拜访探望堂叔周尚。整个家庭的重担落在孙策这个年仅十八的大哥肩上。因孙坚和袁术有旧,于是他投靠到袁术麾下,开始了白手起家、忍辱负重的创业生涯。




之后,孙策和袁术打了三年的太极。他帮袁术打下了很多地方,袁术多次许诺给他官职,却多次出尔反尔,最后终于像挤牙膏一样把孙坚的旧部还给了孙策。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孙策收张纮等名士,开始有了自己的威信。连袁术自己也发出这样的感慨:“使术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




此如魏武叹生子当如孙仲谋,同一口吻,足以见孙郎之动人矣。——清·梁章矩




正在孙策急需扩充自己的势力,却八面无援时,终于,周瑜恰时地再度来到他身边。




会策将东渡,到历阳,驰书报瑜,瑜将兵迎策。策大喜曰:“吾得卿,谐也!”——《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这句话可以说是一句经典了,翻译一下就是——我有了你,生命的大和谐事就成了!




而《三国演义》虽然是一部对吴魏很不友好的虚构小说,但在策瑜这对总角之好的感情方面,却基本没有打什么折扣。它对两人再遇的场景是这样描写的:




孙策行至历阳,见一军到。当先一人,资质风流,仪容秀丽,见了孙策,下马便拜。策视其人,乃庐江舒城人,姓周,名瑜,字公瑾。原来孙坚讨董卓之时,移家舒城。瑜与策同年,交情甚密,因结为昆仲。策长瑜两月,瑜以兄事策。策见瑜大喜,诉以衷情。瑜曰:“某愿施犬马之力,共图大事。”策喜曰:“吾得公瑾,大事谐矣!”——《三国演义》第十五回




简直比正史还要给里给气好嘛。当一个男人心怀壮志却因人力物力而束手束脚时,还有什么是比倾尽全力给他支持更能让他感动的呢?周瑜的出现就是这样及时,他带来了兵马、粮草和自己这个未来的千古名将,带来了孙策的希望。




这里插入两则关于两人的轶事:




策年少时,虽有位号,而士民皆呼为孙郎。百姓闻孙郎至,皆失魂魄……及至,军士奉令,不敢虏略,鸡犬菜茹,一无所犯,民乃大悦,竞以酒诣军……旬日之间,四面云集,得见兵二万余人,马千余匹,威震江东,形势转盛。——《三国志·吴书·孙策传》




瑜少精于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历史上的孙策虽然生性好杀,但对待百姓确实不错。至于顾曲周郎,那就更是当时大街小巷广为流传的佳话了。试问,还有什么是比既能打仗又懂音律更撩的吗?




有一点不得不提,古时候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都能被称呼为“郎”的,这是一个美称,大抵等同于现在的“某某帅哥”之意,只有长得好的年轻男子才有资格被人家这么叫。这里分别从两个方面体现出了两人的个人魅力,虽然风格不同路线不同,但异曲同工地反映出他们身上的一个共性——那就是显然他们都是很招人喜欢的类型。




作为江东的奠基者,孙策“收人”的能力恐怖如斯,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招兵买马全靠两条途径,一是周瑜送,二是靠刷脸。好像他就是金角大王的那个葫芦,阳光底下眯着眼睛往哪个小山头上叉着腰一站,连名字都不用喊,就会有一大伙江东子弟呼啦呼啦地涌至他麾下。




而周瑜呢,就要更浪漫、更风雅一点。跟孙家这种土匪军阀背景的家庭不同,周家是官宦世家,周瑜属于豪门贵族子弟。光有脸不行,想成为国民男神还必须有才艺。孙策的才艺是打架,可勉强算作一着,而周瑜的精通音律在当时却是确确实实出了名的。姑娘们为了博得周郎一顾,不惜时时误拂弦的轶事,已流传成了后世的美谈:




鸣筝金栗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唐·李端《听筝》




至于为什么明明可以靠脸和才华吃饭的周瑜最终选择了管孙策的饭,还连人带房子、连兵马带粮草地白送给孙策——是因为孙策太有吸引力,还是周瑜太有眼光,抑或两人太有缘分,我想,这是一道送分三选题。




遂从攻横江、当利,皆拔之。乃渡击秣陵,破笮融、薛礼,转下湖孰、江乘,进入曲阿,刘繇奔走,而策之众已数万矣。因谓瑜曰:“吾以此众取吴会平山越已足。卿还镇丹杨。”——《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二人携手共战,打了一连串的胜仗,势如破竹,无往不克。这应该是江东双璧最风光的时候,鲜衣怒马,剑锋明亮,一身少年意气,双双所向披靡。辗转作战的部分不妨略写,但有一场我个人很喜欢的战役,却舍不得一笔带过,那就是攻笮融之战。




策渡江攻繇牛渚营,尽得邸阁粮谷、战具,是岁兴平二年也……复下攻融,为流矢所中,伤股,不能乘马,因自舆还牛渚营。或叛告融曰:“孙郎被箭已死。””融大喜,即遣将于兹乡策。策遣步骑数百挑战,设伏于后,贼出击之,锋刃未接而伪走,贼追入伏中,乃大破之,斩首千余级。策因往到融营下,令左右大呼曰:“孙郎竟云何!”贼于是惊怖夜遁。——《三国志·孙策传》




如果说有一句话能够瞬间点燃人热血,那么就应该是这句——“孙郎竟云何!”想象一下,少年将军麾下的部队将敌人的城邦团团围住,一齐高呼,孙郎怎么样!你敌人的主帅怎么样!你爷爷还这么生龙活虎的,怕了没?这阵仗,简直声势浩大惊人,霸气到不行。




然后,策瑜两人迎来了第二次分别。孙策让周瑜回去替他镇守丹阳,周瑜从之。




好了我根本不想讲两人不在一起的事情,让我们赶紧进入下一阶段!




术表策为折冲校尉,行殄寇将军,兵财千余,骑数十匹,宾客愿从者数百人……策又徙母阜陵,渡江转斗,所向皆破,莫敢当其锋,而军令整肃,百姓怀之。——《三国志·吴书·孙策传》




术欲以瑜为将,瑜观术终无所成,故求为居巢长,欲假涂东归,术听之。遂自居巢还吴。是岁,建安三年也。策亲自迎瑜,授建威中郎将,即与兵二千人,骑五十匹。——《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策又给瑜鼓吹,为治馆舍,赠赐莫与为比。策令曰:“周公瑾英俊异才,与孤有总角之好,骨肉之分。如前在丹杨,发众及船粮以济大事,论德酬功,此未足以报者也。”——《江表传》




袁术显然也看中了周瑜这个人才,想让他做官,但对于周瑜而言,能让他辅佐的只有孙策。于是周瑜对袁术说,您随便给我搞个居巢的县长来当当就可以啦。不知道袁术有没有看出周瑜一心只想摸鱼,反正他还真让周瑜当了个居巢长。总之,等到时机成熟之际,周瑜立即撂挑子跟了孙策。




与上次相见不同,孙策这回是骑高头大马,率浩荡军队来迎接他的,颇有种书生状元金榜题名、衣锦还乡迎娶初恋的感觉(……)。他把自己手下能封的最大的官——建威中郎将封给了周瑜,送了一堆东西还嫌不够意思。记得以前看同人文时有一段特别浪漫的对话,大意是孙策对周瑜说,等我以后有了势力,要规定所有乐队演奏必须位列周郎正前方,为什么?方便你顾曲呀。周瑜就笑着说,如果天下都是义兄的,那自然是义兄想怎么规定都可以。




这么看来,如果放在现代,他俩要真在一起了,孙策应该就是那种送礼狂魔类型的男友,动不动就主动要求帮周瑜清空购物车(……)。但我相信周瑜这一点也不输于他,估计买房买车都是咱们周少爷掏的钱(……)。




咳,回到正题,可见孙策是重感情的、知恩图报的。周瑜同样也有这一特质,否则在当初两人历阳相见,孙策带的兵人数还远不如他时,他就不会仍毅然决然地视孙策为主。这不仅是大度和谦让,更是忠诚。




哎——写到这里真的是忍不住慨叹一声,他们真的太萌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呸,分上下章只是因为太长了会被瓶。


下篇点我



就是这样。
我挂一下我们的黑恶势力。

一个脑洞。不授权。留着自己写。

他们分手的猝不及防。
衣服,枕头,零零碎碎的摆件,现在都堆在他的家里,可能马上就要被丢掉。
他有点愣怔的坐在沙发上,环视“他们”的家,还有点想不明白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好像几天前两人还一同出游,现在桌上还有他们一起的合照,两个人都是那么开心,好像没有什么是能把他们分开的。垃圾袋里还丢着用过的套子,日历上圈着两人的纪念日。
不过无所谓,反正现在要分开了。
他随意的拿起手机,锁屏还是那个人的脸,他笑得那么好看,怎么忍心换掉呢。
这可不行,还是得换一个。
点开相册,发现里面全是他,微笑的,思索的,工作时沉稳的,睡着时安静的。
删掉吧,反正已经……已经。
啊,这个手机都是他送的。他想起那年圣诞,那个人刚刚拿到第一笔工资,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少爷高兴得不行,拿几乎所有工资买了两部款式一样不同颜色的手机,拿到他面前,振振有词的说:“你不要说我花钱不过脑子,这次是我自己挣的。咱们把屏保换成对方,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真是的,明明不用这么做啊。他不承认自己是被感动了,扎进对方怀里声音含混:“那你也是花钱不过脑子。”
那就把这个手机也扔了吧。
反正他不会回来了。
————————————


@饭煲是用来喝茶的 这是那个一方死亡,我终于记得发上来了。

我就是你们的维哥。对象我怕是这两年没有了。

饭煲是用来喝茶的:

白嫖大队队长:
单虔雎  @吟游世间。
其实是个很厉害的画手大佬
誓死白嫖到底
做不了输出所以奶的技能一流,不敢让她张嘴
B数没有,总是被压迫


挖坑之王脑洞大手:
简维森  @简森
信誓旦旦说自己要写文了
结果还是出了脑洞后面就没了
你说咋整吧
有无数一级棒的设定
起好名字列好大纲就可以了
随口奶技能一流


文画双修小天使:
詹沉肆  @詹沉肆。
画一级棒
文一极好
人一级帅
行动力超强
日更,从不坑
您说是不是天使
没事我们陪着你单身呢


冷圈的守望者:
樊枹港  @饭煲是用来喝茶的
写长评出身,有评论的好习惯
因为懒所以图废文渣剪刀坑
努力修炼技能
一辈子的老透明
擅长运用反flag,偶尔有半仙buff

Unnaming(室长生贺/尊礼向/清水向/短篇)

Ⅰ. 

窗外大雪纷飞。

副手汇报工作的声音忽然停了,却没有请示离开。宗像抬起头,挑眉问道:“淡岛君,还有什么事吗?”

精明能干的副手似乎有点踌躇,脸上带出些许的担忧,但也只停顿了一下便道:“室长,这些天您已经连续工作很长时间了,请您稍作休息。”

他微微一愣,又礼貌的笑笑:“十分感谢淡岛君的关心,我会采纳阁下的意见。”淡岛似乎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但还是礼貌的离开。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走廊里的灯已经关了,伏见猿比古仍在工作,手边散落着几个喝完的咖啡罐。宗像不觉有些莞尔:“伏见君,今天怎么没去找吠舞罗的八田君?”伏见知道这只是上司的一点儿恶趣味,“啧”了一声抬起头,在黑暗中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室长,明天是赤之王的生日。”宗像想了想,微笑起来:“哦?那明天让淡岛君挑选贺礼送过去吧。”

突然想到要回家,好像家里有人在等一样。十二月的天越来越冷了,似乎能凝住人的心跳。宗像无声的弯起唇角,自己原来听见“赤王”的时候,还会想起他啊,明明他已经死了很久了。

Ⅱ.

已经这么久了,久到只能想起他最后的模样了。

Ⅲ. 

过去那个笨蛋总是控制不好力度害得自己老是请假,时间久了也乐的清闲。他走后倒是渐渐改回来,也不怎么请过假。

那年生日的前一个晚上,他出去喝酒,又遇见了那个野蛮人。“哟。”周防尊朝他挥了挥手,他微微弯了唇角,走到周防尊身边坐下,开口说:“怎么又遇见阁下,阁下是跟踪狂吗?”“不是。”那人今天心情好像格外的好,脸上似乎都带着一点儿笑意。宗像有些疑惑,但脱口而出的还是带刺儿的嘲讽:“怎么,您是喝傻了吗。”“呵,要来试试吗。”两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拼酒,还不时的互嘲几句,结果两个人都免不了喝醉。

最后两个人一起回了家,当周防把他压在床上时他还在一遍遍重复周防的威兹曼偏差值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搞得周防终于不耐烦的咬上他的嘴唇让他闭嘴。

两个人一直做到凌晨,当指针终于指到“12”上时,周防尊咬着他的耳垂对他低声说:“礼司,生日快乐。”

Ⅳ.

周防尊那个笨蛋很少叫他礼司,就像他不常称周防为“尊”一样。两个人的恋爱从高中谈到现在,早就没必要成天腻腻歪歪。似乎在很久以前,两个人就不常在一起,有东西把两人隔开了。

到成王的那一天他才明白,是命运啊。
Ⅴ.

是命运让你我相系,也是命运让你我分离。
Ⅵ.、

一个人回到“家”,没有灯光,没有香烟燃烧的红光,没有那句慵懒的“你回来了”。

 还真是有点儿孤单啊。他想。

打开卧室的灯,一把扯下床上的防尘罩,用自己的能力快速将灰尘分解。明明以前是不愿乱用能力的……是什么时候被那个人影响了吧。
随意的冲个澡连饭都没有吃就躺上床,在心里默默嘲笑自己明明是秩序之王却如此没有条理。闭着眼翻过身,无意识的伸出手,却没有感觉到熟悉的温度。
啊啊,他早就不在了啊。
Ⅶ. 

宗像这一觉睡了很久,中间迷迷糊糊的醒了却发现旁边没有人,揉揉眼睛清醒了一点儿才想起来了什么,然后又睡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换上和服草率的煮了两碗荞麦面,端上来后才意识到没人吃,坐在餐桌旁撑着头发呆,面都凉掉了。
回到这里之后自己就不怎么对劲,一些已经模糊的事情又逐渐清晰起来。那个野蛮人在的时候总是喜欢凑合吃或从外面买那些不健康的快餐,被宗像唠叨了几次嫌烦,倒也会自己起来做饭然后再叫宗像起床。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大多还是宗像拎着他的须须将他的头撞向墙,周防也一定会好好的找面前的人讨个早安吻。
好好想想的话,这样的生活也挺幸福。
Ⅷ.

吃完饭心血来潮去了趟学院岛,到门口才发现自己好像没法进去。看见赤组的那个小姑娘带着二把手和八咫鸦从里面出来,他才想起昨天晚上伏见提醒他的话。幸好没有被他们发现,宗像小小的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他一个人进入了学院岛,已经修缮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钟楼和那个大坑,就像一些人永远抹不掉的回忆。

他昨晚其实做了个梦,少有的梦见周防尊。那人还是以前那个样子,说了些什么,他却听不清。最后周防尊给了他一个拥抱,在他耳边温柔的低声说了一句话,然后挥挥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周防最后说的,是再见。
Ⅸ.

站在当时那个地方,当时的人却真的没骨没灰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毕竟阴阳之间产生的隔阂已经很远。
如往常一样,还是他先开口:“哦呀,就算阁下草率的离开了,也还是有人来吊唁呢。”“毕竟阁下好歹也算个王啊。” 
话音落下好久迟迟无人回应,天地见寂寞的好像只剩下心跳的声音。
他从烟盒抽出一根烟,愣了好久,才从身上拿出打火机。

真是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啊。 

Ⅹ.

他早就死了。宗像深知这一点。

那为什么都这么久了,却还记得呢。

他不明白。 

Ⅺ. 

这些日子的怅然若失似乎找到了意义,原来自己一直期望他没有远离。他好像终于意识到,再久那个人也回不来了。

也没有什么,不过只是又变成孤身一人了。

有一丝冰凉袭上他的指尖,抬头看见柔软的白色从空中飘落,又是一场落雪。

Ⅻ. 

自己的剑贯穿友人的身体,那人笑得云淡风轻;丝毫不明白我的心情,那人笑得云淡风轻。

只是可惜了,到最后也没能理解那人的心情。

XIII. 

宗像推开他常去的那家酒吧的门,人不多。他走到吧台旁,耳边响起酒管的声音,“先生,要点些什么?”

“双份Turkey,”他纤长的手指缓缓擦过吧台,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唇角勾起一个笑“不,一份吧。”

 
-END-
 

后记:
写完这篇文的时候,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个挑战,本着对礼司的爱写下来,打到电脑上,直到现在的发稿,都是怀着这种爱去做的。
这个结局虽然算是一个BE,但我却认为这是一个幸福的结局,用一位大大的话来说,就是“生者得其道,死者得其归。”但很抱歉的是,因为笔力不够,我并没有将“宗像礼司”这个形象表现完全,甚至还有OOC,真是十分可惜。
好啦还是将严肃脸扔掉,这本来就是为礼司的生日而写,所以一定要喊一句“Reisi我爱你嗷嗷嗷!”(表理这个笨蛋)
从没有这样喜欢一个人,以他的话作为目标,以这个人作为榜样,真是二爆了。当我基友问我为何喜欢他时,我说了好多,什么长得美行为帅身材好性格好学习好体育好(喂)做事让人心特疼等等,她来了一句“你是……可怜他吗?”
嗷嗷嗷嗷啊才不是呢!礼司这样又强又S的存在才不要别人可怜!是我渴望被他抽打啊!
我当然喜欢萌萌哒很有责任感又很聪明的天才小白;喜欢长发飘逸又帅气又贤惠的人妻狗哥;喜欢不高兴时是个变态高兴时是个大变态但是勤劳又能干的病娇猴哥;喜欢热血但是童贞得不得了一见女孩子就脸红的DT八妹;喜欢稳重又深情的中尉;喜欢温柔又腹黑的小天使多多娘;喜欢细致又体贴的出云麻麻;喜欢工作认真又有点儿天然的美人淡岛姐;喜欢明明是个小女孩却很勇敢的面瘫萝莉Anna;喜欢坚强的NEKO;喜欢虽然没出场但却让我感觉很温柔的迅哥儿;当然也喜欢表面霸道其实有着独特温柔的蹲哥……喜欢Andy小天使喜欢秋山大大喜欢师姐大人喜欢楠原酱……
但我还是最最喜欢蓝发紫眸睫毛超长不带眼镜生活九级残废身高185血型RH阴性AB喜爱拼图茶道日式点心对别人严苛对自己残忍但其实很温柔虽然迷茫但是会按自己选的道路走下去的天然呆凌厉型的面瘫抖S大人Reisi。
嗯我就是这么爱他,哪一面我都喜欢,光鲜的狼狈的快乐的悲伤的……这都是他,是那个足以成为命运霸主的他,那个亲手杀死友人却无法悲伤的他。
我是那么心疼他,却无济于事,他那种强大冷静的人,哪需要别人的心疼与可怜。
但是我还是要说:礼司,以后生日没人陪我陪你过,那么难过就请哭出来,别自己一个人承受,别一个人自己坚强我在看着你呐,爱你的人都看着你呐。
会努力永远看着你哟。你是我的王,愿您永存,为我指引方向。

以前写得那么多张情书都没有用了,就在今天,我一定要道一句:礼司,生日快乐,我喜欢你,请好好活下去。